南科大失败了?朱清时:道路是对的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17 05:34

  近几年的全国两会,南科大和校长朱清时总会成为讨论的焦点。针对葛剑雄、朱永新等人日前对南科大的评价,昨日南都记者采访朱清时,他说外界对南科大的改革发展还不是很了解,目前学校多项改革走在内地高校前列,也契合中央精神,但进一步深入“去行政化”,需要顶层设计,大学才能有所突破。针对以上说法,有人为此质疑南科大失败了吗?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谈到朱清时将要卸任南科大校长时对南科大改革表示遗憾,认为南科大既想改革创新,又想得到体制认可,只会陷入所谓的囚徒困境。“比较可惜的是,南科大还是采取了传统思维方式和传统管理模式,让朱清时的很多理想没有得到实现。”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也说,朱清时做的是一种特殊的事业,不要指望有推广性和普遍性。“所以,我希望不要过度关注他,让他安心地做,做成了就行。朱清时承载的只是一个特定时期的任务。”葛剑雄认为,在体制没改变之前,去行政化不能彻底实现。

  对于两位教育界人士的“隔空”评论,曾经也是全国政协委员的朱清时回应说,去行政化是很复杂的任务,学校一开始提出了很高很远的目标,但不可能一下子做好,中间有些小挫折,并不影响学校踏踏实实进行改革。他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多项改革决定,包括“推动公办事业单位与主管部门理顺关系和去行政化”、“建立事业单位法人治理机构”、“逐步推行普通高校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机制”等,都与南科大近年来的改革高度契合,“这证明我们已经走到了正确的道路上。”

  朱清时举例说,南科大的学术委员会完全由教授组成,权力非常大,可以审议教师、教辅人员的聘用、晋升及解聘事宜。“最近内地一些大学出台的章程,力度都没有我们大。”他认为,学校内部的去行政化已经做得很不错。接下来学校的改革重点是建立现代大学管理制度,“理顺理事会、党委和学校行政三者的关系,确定清晰的边界。”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表示,在三中全会决定中,已对教育去行政化有了明确的安排。“现在正按照程序进行调研,之后要起草意见,最后经过中央审批后再贯彻执行。”朱清时说,中央的顶层设计很重要,只有顶层设计出台,有了政策法规的保障,统一了思想,高校才能有所突破。

  昨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要再增长10%以上,使更多农家子弟有升学机会。朱清时说,从根本上说,要增加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比例,就要使教育资源均衡分布。对高校来说,也可创新招生方式,比如南科大的“631”考核模式,除了高考成绩,还考核学生的创新能力,如:想象力、记忆力、注意力、洞察力、批判思维能力等,即使是农村的孩子也能够脱颖而出,“机会是平等的。”

  根据南科大官方消息,日前该校召开党委2014年第一次扩大会议。南科大党委书记李铭在会上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所确立的改革方向和改革精神,与南科大近几年的实践和探索在其方向、原则和精神上是高度一致的。

  李铭表示,南科大党委要充分考虑南科大的改革创新特色,落实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协助校长抓准正确的办学方向,更好地发挥学校党委在办学工作中的统领和服务作用,推动学校成功为高教改革探出新路。